复仇 - 复仇

我的名字叫多多,这小名只是因为平常习惯喝多多而被男友取的,浩承跟我交往了两年,当初是因为缘份让同一天生日的我们成为男女朋友

高职放学后被他骑机车载着到预约好的餐厅庆祝18岁的生日,虽然交往了两年我仍然保持着处女之身,但在浩承长期洗脑下我们一直以肛交代替性交解慾。

在用餐完后去看了电影,从戏院离开时浩承牵着我的手甜蜜散步往放机车的地方走去,突然他放慢脚步看着马路对面的公园,露出奸笑后牵着我经过斑马线在公园的入口停下。

浩承:我要使用两个生日愿望的第一个! 去公厕来一砲吧!

我:哇勒…

浩承:走吧!

无奈的被他拉着手往公园里深入,经过两个人潮比较多的厕所时觉得不适合而放弃,直到浩承发现一个比较角落没人的公厕后立刻将我拉了进去。

里头磁砖上酸臭的尿液味扑鼻而来,这种髒秽不堪的环境却像是符合他的期待而露出笑容,浩承立刻搂抱着我的腰亲嘴舌吻,伸手不停的揉奶抠穴要把我的情慾点燃。

浩承趁着我在激吻恍神时解开了制服的衣釦裙釦,内衣裤也被顺势的拉扯掉使我呈现半裸的身躯,慾望的驱使让我渐渐开始享受他的调情爱抚,忘了身处的环境是在这髒秽的开放空间。


浩承拿着自己的外套盖住骯髒马桶盖后坐下,我跪在髒黑的地板上含着他勃起的硬屌舔吻,从马桶里散发出来的粗暴酸臭让我觉得自己变得更是淫蕩。

因为长期坚持着不让他插穴破处,所以我一直在口交上学习让浩承能更享受愉悦的技巧,使力吞吐把硬屌整根含进嘴里用喉咙蠕动,浩承享受着我的服务舒坦到发出呻吟。

温柔体贴是我那幺爱他的原因之一,而他的持久续战力更是让我深陷到爱的无法自拔,连续射精两.三回才会感到疲倦的精力,完全可以满足我这小淫娃对肉慾的需求。

激烈的含着龟头大力舔弄吸吮,浩承忍受不了软舌的攻势后在我嘴里爆射出浓稠精液,舔着吞嚥浓精后光滑发亮的嘴唇,浩承手指着他仍然肥肿的硬屌要我自己跨坐上去。

转身贴靠着浩承的胸膛坐在大腿上,双手撑开肥嫩的臀肉让菊蕊抵着他的龟头,身体放肆的下沈让龟头插入肛门,浩承立刻搂住我的腰使力一顶用硬屌粗暴的往肛门里深插。

我:公….好爽…..

浩承:真不错….没想到在公厕能刺激的这样玩!

身体不停的上下晃动让硬屌在肛门里剧烈抽插,浩承亲着我的嘴继续舌吻着让我舒坦,胸前甩晃跳跃的C奶被他用双手抓着使力揉搓的快感使我变得更加兴奋。

浩承:等下如果有人进来怎幺办?

我:好爽….好爽….

浩承:让他干你?

我:嗯….让他干我….

浩承:好! 那你的第一个愿望跟我的第二个愿望一起使用,在我干累之前你就无条件让进来的人干!

我:不行啦…你都做那幺久….10分钟就好….

浩承:好! 从现在开始算10分钟! 进来的人就能把你破处!

我:啊~啊~啊…..

硬屌粗暴的猛插肛门让我已经高潮到胡乱淫叫,配合着浩承的玩兴我同意使用了生日的第一个愿望,看着他将手机设定10分钟的码表倒数,使我感到自己盯着门口的脸庞发热红润。

被激烈的肛交猛干了将近7分钟,感觉到一股炙热的精液在肛门里往体内不停爆射,随着浓精的内射让我再次感受高潮冲击,瘫软的身体却仍被浩承架撑着继续用硬屌猛干。

我:公! 要死了! 好舒服阿…..

一个男人探头往厕所里看的动作让浩承笑了出来,他的笑声让我朦胧的视线也看往门外,一个中年肥男牵着一条狗慢慢的走了进来,全裸的骚样使我慌张的用手遮掩自己的身体。

男人:少年耶! 你们几岁阿? 这样玩会不会太开放?

浩承:恭喜阿伯! 你赚到了!

男人:三小?

浩承:今天是我女友18岁生日,刚才她说手机响前出现的人就可以替她破处!

我:等等…


男人:处女? 真的假的?

浩承:当然真的! 你看她到今天只允许我能干屁眼!

浩承夸张的把我身体抬高,让肥男可以清楚看到浩承用硬屌插着我屁眼的模样,原本想说他只是要闹闹我才许这种愿望,从他们的对话才惊觉浩承是认真要让他干我。

我:等等! 不要! 我不要! 拜託….

肥男走向洗手檯旁把狗链在栏杆上后往我们越走越近,看着他露出淫秽的笑脸让我慌张的大声呼救,却没想到浩承竟然用手强捂着我的嘴巴,直到看着肥男站在我眼前脱到裤子露出比浩承还肿大的粗茎。

男人:小帅哥! 真的可以把你女友开苞吗?

浩承:都已经帮你抓住她了,你觉得呢?

双腿被肥男用双手往两侧扳开到露出湿润的阴户,看到他那肥肿龟头渐渐靠近到贴在穴口的附近,我拼命扭动身躯想摆脱浩承的双手却无力抵抗,随着龟头碰触着穴口的触感让我哭着紧闭双眼。

男人:要去啰! 伯伯会好好教你怎幺当个好女人!

龟头撑开阴道进入体内的感觉让我惊吓到全身发抖,苦苦哀求着肥男的脸孔反倒使他笑的更淫秽邪恶,看着他猛力推压自己的下腹让粗茎往体内深插,处女膜被龟头撑挤到撕裂的痛楚使我尖叫的哀嚎。

鲜红的处女血在他将硬屌抽出时沾染在粗茎上,肥男哼笑一声之后又再次的将硬屌深插,剧烈的痛楚使我完全感受不到插穴舒服的感觉,只有一阵阵粗茎在阴道里冲撞子宫的刺痛感让双腿拼命发抖。

男人:他妈的爽啊! 带够散步还能干到这幺紧的处女穴….

浩承:阿伯快干完换给我试试!

正试着想让身体适应粗茎摩擦阴道的疼痛感,没想到浩承却突然晃动自己的臀部用硬屌配合肥男的动作在肛门里进出抽插,两根粗茎前后同时互相推挤肉壁的刺激竟然我呻吟着达到高潮。

晕眩的状态下似乎听到肥男叫浩承试着站起来把我架着悬空,要将身材娇小的我强制抬起对两个男人来讲根本不是难事,身体被前后贴夹的用粗茎支撑我的体重,每上下晃动一次都让两根粗茎撞击着肉穴深处。

粗茎激烈摩擦双穴的冲击让身体连续达到高潮,含着肥男伸入嘴里的舌头舔吸带着菸味的口水,双穴被内射时子宫痉挛到全身颤抖的状况已让我失去了抗拒被强暴的意识。

瘫软的身体在被两人搞完后放到汙黑的地板上,原本以为终于能结束悲惨经历得到解脱却是我的癡人幻梦,浩承和肥男交换位置后再度将我抬起的瞬间,崩溃的哭声和求饶的声音一直在窄小的公厕里迴荡。

我:不….不要再干我了….不要……

双穴再次被两根噁心的粗茎填满体内,浩承面对我淫笑着享受被肥男内射完精液变得湿滑不堪的阴道,所幸他的硬屌尺寸比肥男还小号一些,身体并没背叛我的心智享受他的猛力抽插。

只是菊蕊被撑开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肥男的粗茎插在肛门里抽动的频率一阵阵从体内回传到大脑,肿胀硬屌剧烈插送肛门肉壁带来的冲击使我咬着唇死命忍受,再次高潮带来的快感让我紧绷的使力夹住他的粗茎。

肥男:让我干比较爽还是让你男友干比较爽?

我:……..

肥男:别忍了! 你明明都高潮到叫春了!

肥男故意使力的连续猛插几下,双手从背后抓着我的C奶用力挤揉,粗茎插着屁眼肛交的酥麻感立刻使我娇浪的发出呻吟声。

我:你…..让你干最爽…..

这时浩承露出不屑的表情使力猛插,硬屌摩擦阴道带来的刺激仍旧没比被肥男用粗茎干的那幺强烈,没想到觉得丢脸的浩承竟然直接往我脸上赏了一巴掌。

浩承:操你妈的死贱B! 爱大屌是吧? 那以后就当性奴让我跟阿伯天天干到你变烂货!

身体持续的被架着悬空用粗茎猛干,直到两人依序的在体内灌入精液后才又把我放躺在髒秽的地板上,看着从阴道源源不断的流出和鲜血混淆的白稠浓精,我发疯似的嘶喊着一定要报警抓人。

我:我一定会报警! 浩承你这王八蛋不得好死!

浩承似乎被我歇斯底里的嘶喊声吓到,在逞完兽慾之后才惊觉事情的严重性,突然他看到我的脸色一阵惨白,因为肥男的笑脸竟笑到让我心里发寒。

肥男:报警? 你确定? 我就让你连讲都不敢讲!

浩承照着肥男的指挥将我压在地上趴着,随后听到铁链磨地的声音让我吓到惊慌,肥男从洗手檯那边牵着狼犬往我走来,看到他蹲着抚摸狼犬时露出的邪恶的笑脸使我陷入绝望。

身体拼命晃动着仍摆脱不了浩承的压制,这时臀部被狗爪压放的触感让我吓到眼泪直流,毛茸茸的狗茎触碰到阴户的瞬间已使我双脚瘫软的拼命发抖。

肥男:牠叫安弟,以后就是你的第三个男人了!

我:不要….对不起我错了….不要阿!!!!

狗茎在肥男用手的辅助引导下插入了阴道,天生的兽性让安弟自动的将狗茎深插在体内抽动,粗长的尺寸将阴道撑胀着和肉壁紧密贴合,快速插送摩擦的快感立刻使我感到刺激。

我:啊….不要….不……啊….啊…..

肥男:很享受嘛? 被牠干到呻吟了!

我:没….没…..不…..啊….啊…..好爽….爽…..

肥男握着射精后全是精液和淫水的龟头插进嘴里,带着屎尿味和精液的粗茎在我口交下又渐渐勃起胀大,狗茎插穴的强烈快感使我恍神的使力吸舔粗屌,在高潮冲击下已让我忘了自己像条母狗正在和安弟兽交。

肥男:我可以口爆? 把我的精液全喝掉!

我:啊….是…..

腥臭浓精不断的从龟头喷射往嘴里灌入,在吞嚥了他的浓精后我持续的含着龟头使力吸舔,直到肥男口爆射完精液以后又换浩承接着干我的小嘴在喉咙口爆。

被安弟猛干了几百下里已使我连续高潮了四次,子宫激烈痉挛着使双脚瘫软发麻,突然一个剧烈痛楚让我哀嚎着想挣脱插穴动作,却发觉有个物体彷彿在刚刚插入子宫已卡在里面。

我:什…什幺……

肥男:哦~ 播种的时间到了! 安弟的精液很多喔! 好好享受吧!

渐渐感觉到小腹有撑胀的异样,子宫彷彿被灌入温水般的传来阵阵酥麻,安弟正将大量的狗精持续的往子宫里注入,没想到现在竟是从被他们轮姦后最有幸福的感觉。

趴在地上静置的享受被安弟播种的喜悦,子宫里彷彿自然收缩来增大可以囤积狗精的空间,肥男在一旁笑着解说犬类射精时间最多可以长达半小时,他们俩看着我享受安弟内射的恍神迷朦表情后笑的更是淫邪。

大约经过了20分钟之后安弟才结束内射,大量稀水的精液立刻从阴道里不断流出让双腿全被牠的精液沾湿,微胀的子宫在经过剧烈收缩后才把狗精排放完,想到自己刚才沈迷在兽交的快感中使我流下绝望的泪水。

肥男:你可以走了! 要去报警记得别省略了被安弟干的故事。

我:……….

浩承:乖乖的当我和胜哥的砲友,就没人会知道你跟安弟的一段情了!

我:……….

在用冷水刷洗沾满髒秽精液的身体后拿穿上被浩承放在书包上的内衣裤和制服,茫然的走在公园小道上哭着回家,静坐在浴室拿着刀却没有割断动脉的勇气,发愣了一夜后双眼无神的到了学校。

原本总会仗势欺人的班上太妹这时围了过来,带着怒火和绝望的眼神让她们看我更是不爽,没人想到在恶言挑衅后娇小的我会做出反击,手握椅子狂砸她们的举动让教官和全班都傻了眼。

静静的站在教官室外罚站了整个下午,浩承轻佻的走到身边虚情假意的安抚我给其他人看,当他发现我的眼神里带着想杀他的敌意,立刻轻声的用兽交的事情恐吓我最好对他温驯点。

浩承:胜哥在昨晚你走后有讲,放学时间他会开车来载我们。

我:要干嘛…..

浩承:当然是要干你阿! 哈哈哈…

放学后看到胜哥和浩承坐在厢型车上跟我招手,当作视而不见的钻入小巷闪避却在巷口被他们堵到,无奈的坐上车后开往公园后方胜哥的住处,一进到房间内立刻被他们俩压在床上性侵内射了数次。

原本以为当性奴陪睡完了就可以离开,没想到胜哥这时又叫浩承强制压着我的身体,看到胜哥笑着从门外牵了安弟进来房内,说是因为我没听话乖乖上车所以得接受和安弟兽交的惩罚。

身心在安弟发洩完兽慾之后再次的受到淩虐,阴道和双腿间满是牠的精液让我自觉比砲友还不如,但身体却违背我的心智让子宫享受到激情的痉挛颤抖,让我又再次萌生乾脆自杀的念头。

长达一个月在放学后及假日期间全在胜哥他的住家被他们俩狂干,每当一犯错就又被安弟猛插着在体内灌满狗精,渐渐了解胜哥的心态后尽量不去挑战他的权威,果然在配合任何要求下不需再当只母狗让安弟发洩。

突然有一天听到胜哥和浩承发生争吵,虽然不了解事情的原由却觉得这样对我有利,果然在浩承愤怒的离开之后,胜哥表示只要乖乖的到毕业前当他的性奴就放我自由。

被胜哥干了两次之后他开着车子送我回家,在车子自己讲到了跟浩承争吵的原因,这时才知道那垃圾打算到毕业后也要继续胁迫我当性奴,还呛胜哥如果不配合就要把他让安弟干我的事全公开。

胜哥:你要不要跟我来个私下协议?

我:什幺事?

胜哥:有点複杂,而且你家快到了,下次再讲吧…

我:那你等一下好了,我进去拿套衣服今晚睡你那…

胜哥:晚上睡我那? 你是想跟我谈事情还是想让我干整晚?

我:谈事情阿…..你如果想干…我又不会拒绝….

胜哥:呵呵….你先进去拿东西吧! 这样有很多时间,等会载你去逛逛。

果然对我的态度在顺从他之后就有稍微好一点,拿着背包装了一套衣服就赶紧出门搭上胜哥的车子,行驶到闹区之后他便叫我跟着下车进到服饰店内,没想到胜哥竟然是要帮我买几件漂亮的衣服。

回到住家之后胜哥一脸正经的坐在椅子上,我跪在他眼前拉下裤裆拉链含舔着肉茎龟头吸吮,一边口交服务一边听着他说的协议内容,惊人的计谋让我迟疑着要不要答应配合。

胜哥:怎样?

我:你真的打算动手杀了他?

胜哥:那臭俗仔摆明在威胁我跟你了! 干掉他刚好而已!

我:那…..我就是保密当作什幺都不知道是吗?

胜哥:嗯!

我:好吧….我同意你动手…..也答应再当三年你的性奴….

胜哥:好! 我也保证三年后决定不会再打扰到你的生活!

在听完胜哥的保证之后立刻飞扑到他身上,与其被当成两人轮姦的玩具,我还是比较能接受变成胜哥专属的砲友,至少他是将我处女膜开苞的男人。

今晚的缠绵总算有几分比较像激情恩爱,虽然仍然是被鲁暴的淩虐肉体将精液内射在阴道和肛门里,在被干了三次后他抚摸乳房和头髮的感觉让我没有想死的想法浮现。

疲累的身躯在被胜哥唤醒时已经天亮,看他拿着一把尖刀藏放在沙发的椅缝,似乎已经决定在今天浩承过来的时候就要处理掉他。

浩承在接近中午的时候出现在门口,一副嚣张邪笑的嘴脸让我看了就觉得该死,为了配合胜哥的计划能够顺利执行目的,我假装愉悦呻吟忍受着浩承用粗茎在阴道里抽动的噁心感觉。

发现胜哥缓缓的往沙发走去準备拿出尖刀行动,配合着挪换体位背对沙发让浩承从我背后插干,照着胜哥先前讲的要趁浩承在快射精最没防备时动手,我扭动着腰臀让阴道收缩着增强他享受到的摩擦感。

怎知角度的摩擦关係使我在被插干时渐渐有了快感,身体自然紧绷着让阴道将粗茎夹的更紧,强袭而来的剧烈摩擦使子宫痉挛颤动,在高潮的同时恨自己竟然屈服在肉慾的愉悦中。

随着粗茎剧烈的抽插,感觉到龟头在阴道里脉动着準备射精,突然听到浩承大叫的哀嚎一声后停下插穴动作,转头看到鲜红的雪花正从他的喉咙不断溅洒在我背上和床上。

胜哥站在一旁面无表情拿着沾血的尖刀,在确认浩承断气后随即拿着黑色带子将他装起来,似乎不想让我看到埋尸的恐怖过程,便自己一个人拉着袋子拖到后院的果树林里掩埋。

员警在浩承死亡几天之后到学校追查下落,因为我和他早在两星期前就已经宣布分手,所以在对我询问后也没得到什幺线索,所以只能暂时将浩承列为失蹤人口继续追查。

就这样当胜哥的砲友过了三个星期,追查浩承的事完全没牵连到他身上让胜哥对我有了信任感,只是没想到因为在今晚犯了小错误又被胜哥用安弟对我进行惩罚,再次被狗强姦的心理伤害让我又萌生了复仇的想法。

隔天照旧放学后前往胜哥的住处让他洩慾,在浴室里清洗被他连续内射两次后髒秽的穴口和大腿,果然如以往一样叫我在洗完澡后出去买晚餐,心想着对他复仇的时刻在今晚终于到来。

在买完麵和滷味之后绕到大卖场买了老鼠药,回到胜哥住处的围篱下悄悄的把药混进食物里面才进屋,看着胜哥和那只恶犬在不知情下吞嚥着我带回来的最后晚餐,心里沈笑的等着毒药发作送牠们俩上路。

渐渐看着牠们面露痛苦的吐出白沫,眼带恐惧的望着正在浅笑的我,直到确认胜哥和那只狗已断气没有气息,我立刻带着全部我有碰过的物品离开这堕落的地狱。

每天看着新闻仍然只有浩承的寻人启事,一直到了高职毕业后才看到新闻报导着胜哥和那只狗被人发现中毒死在住家的事,而我已跟着新交往的男人在就读的大学附近共筑爱的小窝。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亚洲av国产av手机在线,高清手机在线 中文字幕高清,欧美av国产av亚洲av综合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